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 專訪「世界音樂節@臺灣」策展人于蘇英: 培養你對世界音樂的知覺
會員登入
|
OR

名人焦點 專訪「世界音樂節@臺灣」策展人于蘇英: 培養你對世界音樂的知覺
0
113

By PlayMusic新聞小組

2017年10月3日 (二)

近二十年,台灣的音樂現場,從演唱會很多,音樂節較少,轉變成連音樂節都很多的現況。然而,以世界音樂(world music)為主類型的演出一向都屬少數,即使有,也規模有限。長青的活動如大大樹音樂圖像主辦的「流浪之歌音樂節」,多年來,也是苦撐著自己的音樂理想與論述。

同樣喜歡世界音樂,「2017 世界音樂節@臺灣」的策展人于蘇英說:「幾年以前有想過,如果有機會要像適芳(大大樹音樂圖像創辦人)一樣,辦音樂節。」

于蘇英是風潮音樂的企劃總監,過去的風潮音樂多以唱片業務為重,並沒有辦過音樂節,去年他們有了機會,從做中學,動員風潮音樂全體,把「2016 世界音樂節@臺灣」從無到有地生出來,邀請到吉田兄弟、山人樂隊還有 Teresa Salgueiro 等,國際知名的世界音樂人在大佳河濱公園的搭台上演出。

img1507031983.png

img1507031757.png

世界音樂和一般以青年為主的搖滾音樂節不同,「2016 世界音樂節@臺灣」的現場聽眾,年齡層分佈頗廣。這是因為風潮音樂,在去年的節目策劃上,便期望能把「經典」、「跨界」、「當代」,老、中、青三代的口味盡量顧到;加上十二歲以下、六十五歲以上免費的方案,果然吸引到不少家庭,親子同遊。

與此同時,他們也配以與企業合作的認購、團購方案,接觸如交大思源基金會,聯絡到事業有成的交大校友,邀請員工、同事一起來玩。預計今年也會與扶輪社、科技公司合作,望大家攜伴出遊。于蘇英說,甚至有社會大學的老師,積極地想帶著成年的學生們來音樂節校外教學。

若說去年的策略,是橫向拓寬消費人口,那今年就是縱向的品牌扎根,期望多一些現場互動體驗。于蘇英說:「我自己參加國外音樂節的時候,我覺得那種體驗是非常重要的,那種體驗會加強觀眾對這個音樂節的認同感,另一方面,觀眾也可以成為這個音樂節的一份子,幫音樂節創造某種氛圍。」

回想自己在馬來西亞熱帶雨林音樂節,曾看到熱鬧非凡的 Drum Circle(眾人圍成一圈做打擊樂合奏),於是安排每日兩場的 Drum Circle。「2017 世界音樂節@臺灣」策展主題也設為「不只耳朵,更節奏你的身體」,邀請演出團隊的舞者來辦工作坊,希望大家能在週六的白天學踢躂舞、南非舞,晚上再跟著音樂跳⋯⋯。

「2017 世界音樂節@臺灣」演出名單,或許沒有國際天價的超大牌藝人,但比起去年更加多元且當代了。這正是于蘇英的「心機」,期望音樂節可以拓寬大家的視野。



世界音樂在台灣的聆聽族群狀態,和爵士樂很類似,樂迷多半只記得經典的老咖,對當代的理解付之闕如:「其實台灣人對世界音樂的了解非常有限,有限到幾乎不存在。如果你要讓對世界音樂還有一點知覺的人,要說出,現在有哪些有名的世界音樂團,大家講的都還是老一輩的。可是老一輩的現在,要嘛他已經消失了,要不然他已經過氣了,如果他還在世界上面巡迴,那他肯定貴得要死。」

于蘇英無奈地說:「在台灣音樂界,或著對世界音樂有知覺的人,都已經是這種狀態了,你更不用去想像,不知道什麼叫世界音樂的人(是什麼狀態)。」

在國外的世界音樂現場,世界音樂早已與電音、搖滾等流行元素,水乳交融。她希望透過「世界音樂節@臺灣」的品牌扎根,讓台灣聽眾有管道可以得知,國外的正在發生的音樂進度,同時也希望台灣,以世界音樂風格為主的樂團能胸懷大志。

「我們到其他國家參加音樂節,他們不會不想要邀台灣的團,但是他們無從去得知,台灣有哪些世界音樂的團隊。因為我們世界音樂的團都不太國際,他們的自我介紹,在 Youtube、各種平台上面,都沒有英文,都是中文。所以他們想找台灣的都找不到,即使看到都沒辦法知道特色在哪邊。」

于蘇英作為風潮音樂的企劃總監,擁有敏銳的市場知覺,讓她在這題上特別有話說:「他們常看到台灣的原住民歌手會抱吉他。可是這對他們來講是不 ok,因為這樣的音樂品項,在全世界很多啊,一個印尼人、韓國人、馬來西亞人、南非、巴西、古巴,各種歌手都可以抱吉他,那你跟別人有什麼不同?」

她舉例,今年由韓國 ACC 世界音樂節推薦而來的表演單位 GongMyoung(共鳴樂團),成軍二十年,四位帥哥結合韓國傳統樂器,與現代曲式表現的演出,一登場就非常亮眼。另外,自英國而來的手碟(hang)雙人組,Daniel Waples 與 James Winstanley,光用小編制的打擊樂就製造豐富的能量,把舞台氣氛弄得虎虎生風。即使是只聽搖滾樂的年輕人,也會為他們著迷。

台灣音樂人想走出去,加強自己的文化特色是必要的,這是他們親自帶著風潮的歌手到國外演出的心得:「我們這次帶戴曉君去演馬來西亞的雨林音樂節,她也受到非常大的衝擊,看到很多東西。她的特色樂器是月琴,當她拿著月琴,還有少妮瑤吹著鼻笛。在舞台上面,他們展演的東西已經不是那麼純粹的,傳統的東西的時候,大家還是會認知,這個是台灣來的特色樂團。」

在今年的雨林音樂節,戴曉君被分到彈撥樂器的工作坊,和台上一群音樂人彼此秀過之後,主持人問起學員,現在想看什麼團演出,沒想到台下很多人喊台灣台灣。當下他們不必多加揣測也知道,這樣的音樂已經具備傳出去的力量了。

場景回到台灣,透過音樂節的平台,他們也希望台灣音樂人在自己的主場,就有機會被他們邀請到國外演出。於是「2017 世界音樂節@臺灣」特別邀請到 WOMEX 的執行總裁,以及澳洲 WOMADelaide、日本「OKINAWA 沖繩文化藝術季」等國際策展人,舉辦媒合會,讓音樂節可以有主動推薦的力道。

于蘇英自認,他們在國際世界音樂節的隊伍裡,還很年幼,在外面做簡報時都形容自己的音樂節,還是個嬰兒。但他們自覺還是有做到一些事情。


img1507031837.jpg

img1507031871.jpg

img1507031910.jpg

回想去年,韓國音樂節的策展人,對他們的食物豐富、買到手軟的攤位特別喜愛;馬來西亞雨林音樂節策展人,則對會鞠躬說謝謝光臨的現場志工感到佩服,甚至想把這套放進雨林,「沒想到,我今年去雨林的時候,他們的志工真的在列隊,排兩邊說謝謝光臨。我真的覺得好榮耀唷。」于蘇英心滿意足,透過音樂節中的看與被看,聽與被聽之間,風潮音樂展演了台灣對世界與音樂的自信。

相關訊息請關注 2017 世界音樂節官網:www.wmftaiwan.com
facebook 搜尋:世界音樂節在臺灣 – WMFTaiwan

img1507032045.jpg








​撰文: 阿哼    圖片/資料: 風潮音樂/世界音樂節    文章轉貼至Blow音樂


『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


會員留言討論

 


一共有0則留言
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