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 PlayMusic音樂網 - 死侍2
會員登入
|
OR

電影名稱 : 死侍2
種類 : 西洋電影
類型 : 動作片
上映時間 : 2018-05-15
導演 :

影評評分(2人)

70

一般會員評分(0人)

尚未有任何評分..



您的評分: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以使用評分功能



60

我想多數觀眾應當是重視《死侍》的娛樂性勝過故事的邏輯性,當英雄電影笑話亂噴、見證X特攻隊反高潮的超爆笑登(退)場,當初買票進戲院的所有期望至少不會被辜負。

Joker

專欄作家

2018-05-17


a29s1392831526564822.jpg

當全世界看見席琳狄翁在台上高歌、騷包的死侍在旁伴舞時,每人無不疑惑:為什麼是席琳?為什麼是「Ashes」這種彭湃的歌?(除了萊恩雷諾斯和席琳都是加拿大同鄉、意圖製造反差喜感這兩層表面因素之外),一旦正片開場的「偽龐德片頭」映入眼簾,再配上「Ashes」音樂一下,,這才驚覺「Ashes」的真身是首007主題曲,而狄翁其實是被找來模仿蒂娜透納或雪莉貝西的(或許又更像是模仿愛黛兒),至於死侍本尊,他既是龐德,也是龐德女郎。


「Ashes」與《死侍2》的關係,必須看過電影才能充分體會到,因為它與全片的主題息息相連。「Ashes」除了透露死侍失去愛人凡妮莎的痛徹心扉,更重要的是它放在片頭的破題功能:死侍此次在心靈上必須「死過一回」;我們都知道死侍的肉身是不死的,但為了故事的衝突性,編劇必須在隱喻上及物理上都得奪去死侍這份變種能力(就像《超人2》的克里斯多夫李維,或是《蜘蛛人2》的陶比麥奎爾那樣)。續集的主旨,是關於死侍的死與生,一如「Ashes」所唱,Can beauty come out of ashes ?

a29s1392831526565386.jpg

準備引火自殺前的死侍,在旁邊把玩金鋼狼在《羅根》片尾死亡的場景雕像音樂盒不只是為了賣笑,那也是他渴望尋死的象徵。死侍的心已死,其不死之身也因人類打造的抑制變種人能力的特殊脖鐐而多次被打回凡人原形,他唯一的「重生」機會,是那位小胖版的火拳艾斯。火拳的存在同時還有另一層意義,他是死侍「步入家庭」的引線;死侍與凡妮莎原有做人計劃,如今凡妮莎不幸身亡,本是孤兒的火拳,頓時成了驅使行事向來不顧後果的死侍「學會像個成熟的大人擔起責任」的人生轉機。


片中提及的《楊朵》《夜訪吸血鬼》、甚至是《魔鬼終結者》等經典電影,都在暗示火拳與死侍之間如同父子般的角色關係(當然,你也可以說會提到《楊朵》只是因為史翠珊是「機堡」喬許布洛林的繼母XD);芭芭拉史翠珊在《楊朵》裡思念死去的父親,克絲汀鄧斯特在《夜訪吸血鬼》裡是名雙親都已離開她的孤兒,《魔鬼終結者》的約翰康納也是出身在不完整的家庭,火拳就如他們一樣,父母都在自己的人生中因故缺席。

a29s1392831526565535.jpg

但是要替死侍這個跳脫常理邏輯的角色置定Character Arc是一件很困難、也有點可有可無的事情,而這正是《死侍2》此次最大的致命傷:不正經的死侍有了很正經的弧線,這個弧線說不上適合他,而這條有點嚴肅的弧線,也讓整部片遊走在調性隨時都可能跌跤的鋼索上。瑞特芮斯、保羅威尼克這對二度為《死侍》系列操筆的編劇檔算是勉強抓住了平衡點,但也絕對稱不上多出色。故事確實有道明確的命題,這道命題卻並不是被扣得很緊。


第一集野心不大,很單純地抓緊有限的預算和片長,講述一段簡短又不失火花的愛情故事,但是第二集就不同了,編劇開始把腦筋動到「主角想找歸屬」這種描寫難度較高的家庭劇情節頭上,一來概念太常見,二來難翻新意,易落俗套。事實上,電影最後的結論也的確沒給出任何新解,若沒有死侍一直在旁塞笑話炒氣氛(有些笑話還是在吐嘈當下的橋段很老套),這份濫調感會更加無所遁形。正因連編劇都深知自己寫的戲很普通,便利用死侍搶先觀眾一步自婊。但傷口雖已被消毒,仍改變不了傷口既存的事實。

a29s1392831526565492.jpg

縱使主旨難揮灑出新鮮感,瑞特芮斯與保羅威尼克仍盡力活用手邊的素材加以點綴,諸如讓上次鼓起勇氣綁架情敵的阿杜,繼續嘗試解放更強大的自信心,藉穿越時空為死去親屬復仇的機堡,作為同因喪妻而試圖振作的死侍的對照組,如果還怕最後的收尾不夠力,別擔心,編劇也把人類迫害變種人的世仇老哏這條《X戰警》系列的主旋律重新拉回來補地基,讓死侍最後突破火拳心房的段落多了點「弭平種族歧視」的弦外之音。


時光倒流的設定加上火拳的角色定位,不禁令人聯想到《未來昔日》的故事,火拳如同魔形女,皆是扭轉時空的關鍵,而機堡和死侍則猶如萬磁王與X教授,雙方各以不同的手段想要改變眼前的未來;從另一角度看,機堡又宛如T-800,火拳則是被追殺的約翰康納;不過萊恩強森的《迴路殺手》又更接近《死侍2》的劇情走向,機堡如同之於企圖殺害造雨人(火拳)的布魯斯威利(就連動機也同樣是為報殺妻之仇),死侍則是想保護造雨人的喬瑟夫高登李維,不過《死侍2》並非像上述三片那樣專注時間線的翻轉,它的目的終究只想胡搞瞎鬧逗觀眾歡心。

a29s1392831526565177.jpg

「在非血親的友誼中覓得家庭般的溫暖」的劇情是好萊塢經常端上桌的家常便飯,安弟的那箱玩具、星爵領軍的銀河守護者、唐老大的玩命大車隊,都是透過非典型家庭組織結構頌揚典型家庭精神的通俗片,《死侍2》循著前人的路走,但並無走出屬於自己的步伐,真要形容的話,就是硬套別人的公式,但尺寸偏偏不是很合,於是有些角落就不可避免地產生破洞。但所幸這是一部《死侍》電影,觀眾想看的打鬧和耍嘴皮仍可稍稍掩蓋敘事先天的發育不良。


《X戰警》系列品質總是起起落落,佳作糞作輪著出,這次可能是糞到翻桌的《X戰警:金鋼狼》,下次也許就是好到翻天的《第一戰》,去年有好評不斷的《羅根》(雖然個人不是很愛),今年我們有... 不至大好、也不到大壞的《死侍2》,然而我想多數觀眾應當是重視《死侍》的娛樂性勝過故事的邏輯性,當網路梗圖水準的美漫英雄片、經典電影的調侃笑料開口亂噴、當《情道深處》的收音機經典場景被重現、當某些不該在這個時間線出現的角色驚鴻一現、當你見證X特攻隊反高潮到一個極致的超爆笑登(退)場,當初買票進戲院的所有期望至少不會被辜負。


特技替身出道的本集導演大衛雷奇,曾多次替布萊德彼特在《危險情人》《間諜遊戲》《瞞天過海》《鬥陣俱樂部》《史密斯任務》《特洛伊:木馬屠城》六部電影中擔任他的專屬替身,兩人合作愉快的默契一度吸引小布洽談演出機堡,即使後來因檔期衝突而與角色無緣,仍然與大衛雷奇一起下海在劇中客串,足見雙方的交情之好。


歡迎到我的粉絲專頁按讚訂閱 : https://www.facebook.com/filmisland?ref_type=bookmar
 

0
270

『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授權刊登於Play Movie 音樂社群網站』





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


會員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