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 PlayMusic音樂網 - 顛父人生(Toni Erdmann)
會員登入
|
OR

首頁 西洋電影影評 顛父人生(Toni Erdmann)
電影名稱 : 顛父人生(Toni Erdmann)
種類 : 西洋電影
類型 : 情節片
上映時間 : 2016-12-30
導演 : 瑪倫艾德(Maren Ade)

影評評分(1人)

80

一般會員評分(1人)

80



您的評分: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以使用評分功能



80

奧斯卡外語片強勢得獎片,獲得坎城影展會外場刊史上最高分。

Oliver

專欄作家

2017-01-30


2 = 2 x 2 + 2
公式僅供解讀《顛父人生》之用。


「表演」是《顛父人生》的詞眼,當父親詢問助理安卡關於自己女兒工作表現時,從回應裡單獨反芻「performance」這個字眼。《顛父人生》就是個從「表演」分離出「偽裝」概念的過程,然後在兩造間虛虛實實地參酌擺盪。

套上假牙、假髮面對快遞員是「表演」,面對尷尬是「偽裝」,至於面對女兒算是「表演」、還是「偽裝」。箇中拿捏在於多少不堪湧上心頭。


「 2 」原先的相安無事

電影給予「表演」與其動機很是踏實的設定。先是學校裝扮研習社的指導老師,所以頂著希斯萊傑似的小丑大濃妝毫不違和;再者與快遞員的互動,顯現幽君一默的良善初衷。只是這些玩笑的興致在與不斷煲電話的女兒打過照面後,開始走樣,甚至始料未及地危及旁人。


「 2 = 」顛父的出手

原以為處理身在跨國企業的女兒的焦頭爛額、心力憔悴,用裝扮逗笑了就沒事,還天真地帶上起司擦子作為生日禮物。但從第一場美國使節晚宴,一切假設全變質了,顛父看到了女兒「偽裝」的一面,那種明明遲到錯過演說卻虛空的讚美,那種撲向目標背後的總總算計,這時顛父決定出手,用自己的方式喚醒女兒。


「 2 = 2 x 2 」兩人的四種扮相

於是兩個主角擴展為四種身分,顛父的「Toni Erdmann(外文原片名)」與女兒Ines的社會化裝扮這兩個「表演/偽裝」的身分形成風暴的颱風眼,兩方都過度沉溺在自己信仰的價值觀,當吞噬/看透越多生活的細瑣,就像成長中的風暴越難靠近。兩者間偶有撞擊,「你還是個人嗎」、「你幸福嗎」、「除了放屁氣墊,你一生還有其他計畫嗎」,這些都是不甘示弱地想撕下對方裝扮的尖銳語言,是雙向的不滿、不單是父親要拯救女兒所伸出的那隻手。

只是救援作的太急會適得其反,就像參觀油井區與工人的攀談,意外造成對方因不符作業標準流程而面臨失業;像與女兒大客戶高談租假女兒的玩笑話卻弄巧成拙尷尬收尾。編導亮出顛父自成一格的幽默,難保不是兩面刃的可能。也因言之咄咄背後的療傷,才有機會見到各自卸下防衛的一面。

顛父有其無法面對的傷痛,愛犬的終老讓他兩度在鏡頭前落寞;女兒裝備底下感覺還在,只是要保持一棟樓的距離,才能在目送老父搭上計程車後的背影品嘗悲傷。編導曾各自安排一顆俯瞰鏡頭,去載明兩者習於假裝若無其事之外的苦衷。顛父在百貨商場看著溜冰的人們,看到的是寂寞;女兒業務簡報後看著窗外涇渭分明的貧窮與現代化的分界,也有她人在江湖的身不由己。


「 2 = 2 x 2 + 2 」兩場外掛

正當一次次荒謬又無理的闖入,父女關係即將失控,劇情此刻開了個外掛,這場戲承擔先前近兩小時所有的情緒,等候一口氣迸發,也一舉將《顛父人生》帶到影史鮮有電影處理過的情感疆界。

援用德國大使身分的顛父,以彩繪蛋混進素昧平生的家族聚會,會中不斷出招拖延急欲離去的女兒,百招用盡那殺手鐧一出,提議兩人合唱償作謝禮。父親音樂奏下,但女兒顯然躊躇了,這舉動的介入性比前面兩小時的所有自作主張還要誇張,等同被架著上場的女兒,豁出去的唱,唱這首惠妮休絲頓給所有孩子的叮嚀的「Greatest of Love」。只是點歌的人別有用心,唱的人卻馬耳東風,這種詞意與情緒的極端分離,將整部戲的情感拉到極滿的境界,有一種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力道。曲盡女兒離去的快步,是老死不相往來的當機立斷,留下老父落寞地呆坐樓梯。

若以為剛說的箭已經放手,那可小看《顛父人生》張狂的程度,其實要到下一場戲才是推向全劇奇觀式的高潮。

賓客即將登門,手忙腳亂的女兒卻被連身裙卡的不上不下、進退兩難,或許就像她工作、生活的狀態。情急之下決然地擺脫所有外衣的束縛,此時熟悉電影語言的觀眾不難讀出與過往道別的意涵。但編導的野心看來不甘如此收場,門外鈴響出現一尊全身毛茸茸的獸,那過度裝扮與裸裎相見恰成對比的兩端,兩者竟在如此全見(脫去裝扮)與全不見(過度裝扮)的極端下,才找到擁抱的方式。


「 2 = 2 x 2 + 2 = 2 」等式回歸

患有心臟病的老父,是有可能被一身裝束給悶壞。結束後差點摘不下來的頭套,其實也代表要脫離過去的不易。爾後,故鄉的一場葬禮,繞回到故事之初的死亡議題,父女在告別式後的一席對話與舉動,將分離的兩人,收回到一個一致認同的形象。

0
28

『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授權刊登於Play Movie 音樂社群網站』





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


會員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