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 ​【金曲28專題】從本屆入圍名單細談華語音樂市場隱藏的秘密
會員登入
|
OR

年度盛事 ​【金曲28專題】從本屆入圍名單細談華語音樂市場隱藏的秘密
0
3,208

By PlayMusic新聞小組

2017年5月21日 (日)

第28屆金曲獎於日前公布入圍名單,本屆由五月天入圍八項成為最大贏家,而艾怡良與桑布伊入圍七項緊追,草東沒有派對則入圍六項屈居第三。今年由黃韻玲擔任評審主席,在入圍記者會上,她強調今年首度開放數位音樂作品報名,作品件數共達1萬5934件作品,也是歷年之最。其中數位音樂就有2222件,佔其當中兩成。因此,在入圍名單方面,也造成評審激烈討論,共計29個獎項,就有一半以上增額入圍(以入圍五項為基準)。不過也在這份名單中,能顯見評審對今年音樂類型的多樣性考量。

img1495360296.png


評審的多元包容性,獨立流行兼容並蓄
 
過去金曲獎都會讓人有過於向「流行」趨勢靠攏的錯覺,但從上屆獨立樂團與樂壇新人相繼出頭後,似乎也扭轉了金曲獎的既定偏見。此次,於名單中更可見評審們對於音樂喜好的轉變,甚至大幅擁抱獨立,但依舊不失流行的定位。
 
如在【最佳新人獎】中,入圍包含台灣電音樂團FLUX、中國爵士流行組合Mr. Miss、獨立搖滾的草東沒有派對、馬來西亞女歌手郭修彧、從選秀出身的Erika,及曾為TFBOYS《青春修煉手冊》編曲,抒情EDM掛帥的中國音樂人宮閣。六位新人的多變曲風,也反映評審們對於音樂的多元包容性。
 
而回望今年【最佳樂團】及【最佳演唱組合】的入圍,更可見評審對於獨立流行兼容並蓄的考量。如在【最佳樂團】,流行面入圍包括蕭敬騰領銜的獅子合唱團、本屆入圍最大贏家(八項)的五月天,及台語天團董事長樂團;在獨立面則入圍FLUX、草東沒有派對、客家樂團吉那罐子,甚至非常有勇氣選擇香港獨立樂隊─雞蛋蒸肉餅,以此可見評審獨具的眼光。
 
【最佳演唱組合】也不惶多讓,流行擔當反而是出道已久的沙場老將,二十周年台灣的動力火車與三十周年香港的草蜢(這還僅是草蜢第一次入圍金曲,儘管曾於該舞台上演出);他們將對抗獨立新聲,包括原子邦妮、主打阿卡貝拉的問樂團、Mr. Miss,甚至增額入圍中國音樂人組合─火星電台(為陳奕迅《米‧閃》專輯製作人之一),而在這兩個獎項中,也與新人獎三位疊合,更可見今年新勢力實力可謂之堅強。




選秀歌手持續發酵,台灣唱片的中國音樂策略
 
在過去台灣曾紅極一時的音樂選秀,也造就許多金曲歌手的誕生,如上屆獲最佳新人的謝震廷(超級星光大道),或是今屆入圍男歌手的林宥嘉(超級星光大道)、女歌手的艾怡良(超級偶像)、新人獎的Erika(超級星光大道)等人,這群選秀歌手們的茁壯與成熟,也逐漸成為金曲獎的重要支柱。
 
而這樣的效應似乎也反映在近年中國音樂節目上,尤其講求音樂原創性的《中國好歌曲》,當中的選手也隨之輩出,影響著金曲入圍的排列組合。舉凡上屆入圍女歌手和新人的蘇運瑩,便是從該節目油然而生的新星;再至今年,以《萬松嶺》入圍最佳國語專輯的中國歌手許鈞,便是在節目中以一首原創曲《自己》,而在音樂路上發揚。此外,爵士組合Mr. Miss都曾是節目中的一員。
 
不過,能將中國音樂帶至台灣流行音樂市場,仍舊歸功於索尼公司的音樂策略,從去年一舉帶入蘇運瑩、小霞、崔健等人作品,成為該屆入圍十項贏家。今年上述演唱類的許鈞、宮閣,甚至到演奏類的秦四風,都由索尼引進發行。目前看來,此樣的策略不僅在金曲獎能成功發酵,更是增加了華語音樂的競爭多元性。
 
而台灣另家音樂發行公司─好有感覺,除了聚焦在各語言的歌手,也在今年引進許多中國歌手作品,如入圍【最佳演唱組合】的火星電台,或民謠歌手趙雷、鍾立風、李志等人,只可惜金曲獎始終對純民謠不甚愛戴,也成為了本屆遺珠之選。



 
音樂火花─流行與傳統的融合碰撞
 
今年金曲獎在音樂性方面的融合,都可在作品中體現,尤其是打破過往對語言性的刻板,結合流行與傳統玩轉出更新一代的音樂風格,這也是主席黃韻玲提及:「聽見樂界突破的野心和企圖心,也看見傳統正向前邁進。」,如入圍【最佳台語專輯】、【最佳台語男歌手】,從大囍門單飛後的李英宏,便是打破過往台語的疆界,融合饒舌和EDM,不僅將台語音樂轉化為更具衝擊的電子音樂,也利用歌詞唱出底層人物的社會百態。
 
此外,入圍【最佳原住民語專輯】、【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的阿爆,此次找來曾合作李榮浩、陳奕迅等人,並以莫文蔚《不散‧不見》獲最佳專輯製作人的荒井十一操刀。當中結合原住民的韻律與語言,荒井十一則利用流行性的編配讓音樂更具律動感,使原住民語不再僅限於過去的想像,反倒撇去語言的陌生,但仍留存傳統文化的精神與價值。

而反觀演奏類部分,今年演奏類的多樣性更為精彩,也更多是本是音樂創作的御用樂手,回歸到自身的樂器演奏。如為小霞多年合作夥伴的秦四風,此次回歸拿手的爵士鋼琴,開創出中國爵士樂不一樣的風景;曾為多部電影配樂的李欣芸,反藉以擅長的氛圍音樂,以《心情電影院》作為藍圖,邀請保加利亞國家廣播交響樂團演奏,彈進聽者的內心世界;另外,由鍾玉鳳、陳思銘合奏的《藍。掉》,則以琵琶與吉他的雙重搭配,調配出別於傳統的爵士及藍草音樂,實則讓人耳目一新。


 

黑馬突出?風格硬塞?男女歌手的增額競爭
 
回到最受矚目的國語男女歌手,今年增額的現象更是十分異常,在男歌手一舉入圍了七位。周杰倫完成他生涯第八次男歌手入圍,追平了陳奕迅,僅次於王力宏的九次。而曾表明《JTW西遊記》為最後一張專輯的方大同,也第六次入圍男歌手,其他還有林宥嘉、盧廣仲等人碰頭競爭。
 
由於今年首度開放數位報名,也讓許多唱片公司轉為先行發行數位作品,再於隔年發行實體專輯,黃明志即是一例,今屆也憑藉《亞洲通車》連續兩屆入圍國語男歌手。而繼去年柯智棠,今年也加入令人一亮的黑馬─中國歌手郭頂,以《飛行器的執行週期》,自由流動的音樂靈魂,一舉入圍【最佳國語專輯】、【最佳國語男歌手】,甚至包辦最佳作曲人(淒美地)及最佳作詞人(淒美地)的提名。
 
同樣也包辦作曲、作詞的,還有女歌手艾怡良(我們的總和),也是今屆呼聲甚高的女歌手之一,入圍多達七項大獎排名第二。女歌手雖如去年一樣入圍六位,但卻能見今年競爭十分激烈,如戴佩妮和田馥甄並未受到評審青睞,前者僅入圍【最佳演唱錄音專輯獎】,後者則有【最佳音樂錄影帶獎】(比爾賈)、【最佳單曲製作人獎】(陳珊妮)兩項提名。楊乃文、魏如萱、家家皆第三次入圍女歌手,盧凱彤則是第二次入圍,但當中僅以楊乃文曾經登頂歌后寶座。
 
不過,此屆在男女歌手的增額上,似乎讓人有平衡音樂風格的考量,評審們試圖不讓流行音樂過於當道,而在其中便入圍大支(男歌手)與葛仲珊(女歌手)的嘻哈饒舌,以求音樂類型的多樣。然而,是否為求音樂的多元性,而淘汰掉更好的選擇?這樣的決定也多少對「增額」的定義有疑惑的產生。


 

評審團獎的肯定後,年度專輯增設的必要性?
 
與以往不同,第28屆金曲獎在今年特別增設了【年度專輯獎】,而入圍名單則是囊括各語言類別(國語、台語、客語及原住民語)入圍的最佳專輯,加上評審團決議出的草東沒有派對《醜奴兒》和生祥樂隊《圍庄》兩張,共計24張唱片一同角逐年度專輯獎的殊榮。
 
不過,看似華麗亂鬥的【年度專輯獎】,也隱藏著不必要的爭議。如在該語言專輯未獲獎,反在年度專輯中得獎,似乎無法讓人比擬兩獎項的重要性(或應是該語言專輯得獎者(4),外加評審團的增額(2))。雖在金音獎中早已設立【年度專輯獎】,但面對前者仿照葛萊美以音樂類型的劃分,此屆金曲獎的舉動,無疑擁有不分語言一起競爭的本意,不讓國語成為最高,而是回歸音樂本質的考量。但最終如何單就語言高下立判,對評審來說卻是極大的考驗。
 
但如果細回溯【年度專輯獎】的決定,便能發現此獎實質是為生祥樂隊而設。在今年生祥樂隊的《圍庄》,利用雙CD的形式,從《圍庄》唱到《動身》,連結土地與社會情懷,音樂的渲染力令人十分懾服。不過一如往常,生祥樂隊已明言不會參與金曲獎任何語言的報名(如報名會是客語專輯類),但已在第七屆金音獎獲【最佳年度專輯】、【評審團大獎】等四項大獎的他們,何以於金曲獎中缺席?


 
至此,評審團也特別將今年評審團獎頒發給生祥樂隊的《圍庄》,但評審團獎的影響力不如往年壓軸的國語專輯(典禮高潮)。因此設立【年度專輯獎】,不僅能入圍《圍庄》,更可將獎項的矚目性提升至最高,謂之一舉兩得。但避免讓觀者覺得特別優待,反而抓取連國語專輯都未入圍的草東,在年度專輯中卻能獲提名。雖【年度專輯獎】的本意為好,希望不抓漏任何需表揚的音樂專輯,但就評選制度上的前後性,甚至如何消弭語言紛爭,讓該獎走下去有成立的必要,也考驗著金曲獎未來的決策。

本屆特別貢獻獎頒發給兩位,其一為台語樂壇帶來極高貢獻的「寶島歌后」紀露霞女士;另一則是在今年逝世二十周年,一生創作無數,且致力推動樂壇活血,永遠懷念的張雨生。
 
就今屆金曲獎的評選標準,評審主席黃韻玲表示此次評選著重在作品的未來性和前瞻性,希望能選出未來還有潛力發展的作品,她也提到好的作品依然很多,可惜最終入圍名單還是得透過評審們「投票」決定,也勢必放下心頭的遺珠之好。
 
第28屆金曲獎將於6月24日於台北小巨蛋舉行,誰將是今年的最大贏家?敬請拭目以待。


​撰文:Pony           資料/照片提供 : 台視/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各大唱片公司/PlayMusic編輯部


『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


會員留言討論

 


一共有0則留言
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