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 專訪安妮朵拉 – 擁抱聽眾的樂團
會員登入
|
OR

名人焦點 專訪安妮朵拉 – 擁抱聽眾的樂團
0
38

By PlayMusic新聞小組

2017年4月11日 (二)

「民謠唱的不是音樂本身,它之所以打動人是因為它唱的是一個故事、一件敘事性的東西。有些歌曲,即便沒有用一些很厲害的技巧,光是看歌詞,還是會聽到淚流滿面。我們希望我們的歌,是過了幾十年,還會有人來聽。」
 
2009 年成軍,被稱為「暖式吉他民謠樂團」的安妮朵拉,擅長用音樂說出每個人都可能經歷的人生故事,透過輕快悠揚的民謠和爵士曲調,映襯主唱安妮清亮的嗓音,折射出太陽般的溫暖,療癒又勵志。今年是安妮朵拉成軍第八年,他們推出了全新 EP《魚說》,想再訴說更多的故事。
 
回歸正常人的生活
 
第一次和安妮通電話,談採訪事宜,就覺得她的聲音有一種柔和的魔力,如同他們的創作給人一種安全感。安妮朵拉唱著人生的故事,也將他們的人生故事,帶進了歌曲。2015 年底,安妮把初為人母的所思所感、對於寶寶的愛,全都注入了專輯《My Little Baby》;而最新發行的 EP,則讓她笑說是「從媽媽回歸正常人」的作品。兩張唱片之間的轉變,就像是你的老朋友剛歷經人生大事、與你分享著新生兒的喜悅,等到孩子逐漸長大後,她又回來了,可以像從前一樣,一起分享喜悅,在你感到悲傷、脆弱的時候陪在身旁,聽你吐苦水、給你一個安慰的擁抱。
 
《魚說》裡頭收錄的〈昨天〉是在台南大地震發生之後所寫的,一句「總在剎那之間/突然渴望/擁抱逝去的昨天」細膩、柔軟地說出受災戶心裡最深的感受,在樂器的層層堆疊之中,給人堅定的力量。同名歌曲〈魚說〉則有感於環境污染日趨嚴重,期待喚起大家的注意,傾聽地球的呼喚。〈是有多寂寞〉回歸標準的安妮朵拉式創作,也是樂迷喜愛的〈聰明的寂寞〉的續集,唱著心裡上演的小劇場。安妮也透露,與這兩首歌合組成「寂寞三部曲」的〈孤獨的自由〉預計作為下一波發行計畫,以單曲形式推出。
 
雖然安妮自嘲樂團正以專輯、EP、單曲的發行軌跡前進,歌曲愈發愈少,然而實質上,這也讓每一首歌獲得更多的呵護和重視。《魚說》就特別邀請了國外的混音師來後製,「台灣的混音師可能每一個音軌都會幫你調得很漂亮,可是混在一起的時候,會聽不到重點;他們(國外)就會比較注重每個樂器調出來的平衡。」而這段製作過程卻也因為時差、難以用英文精準溝通聲音的表現,以及信件往返上,無法做及時的修改而延宕了不少時日。
 
走過《超級星光大道》
 
把時間推回到 2009 年,那時安妮朵拉剛成立,幾個月之後,主唱安妮以個人名義參加電視歌唱比賽《超級星光大道》,以一首充滿親情溫暖的自創曲〈阿嬤的白頭鬃〉博得滿堂彩,感動不少人。但是對於那樣的比賽經歷,安妮毫不保留地說,「就是一個大打擊」。她解釋,由於自己喜歡的歌手多是樂風狂野、濃厚的類型,像是艾薇兒、艾拉妮絲等,她們的聲線比較粗,比較能駕馭這樣的風格,但是自己的聲音既沒有毛邊也不渾厚,所以沒有發揮得很好。「可能我的聲音比較適合唱我寫的歌。」她緊接著笑說,緩解這份心裡的缺憾。
 
當年安妮在工作轉換之際,入選了《超級星光大道》,也為了專注比賽而暫緩工作,但是比賽結果不如預期,讓她在賽後消沉了一陣子。「可是現在回過頭來看,它真的只是一個過程,其實如果你真的熱愛音樂的話,你還是會繼續下去。」回歸樂團身分之後,安妮找到了真正的歸屬,積極投入樂團工作,推出了首張同名 EP、辦了許多場演出,甚至在隔年以〈海芋季〉獲得第一屆金音獎最佳民謠數位發表獎。
 
我們還沒寫出那首心目中的好歌
 
經典的作品,總是歷久彌新,透過樂迷之間的口耳相傳慢慢傳開,安妮朵拉正是許多聽眾的心頭好,像是〈永無島〉MV、只放上 EP 封面的〈有點脆弱〉雙雙在 YouTube 突破一百萬點閱,用好音樂征服了不少聽眾,而樂迷的回饋,更是安妮朵拉唱片製作的後盾。
 
有別於其他音樂人是在專輯錄製完成之後才公布新歌,安妮朵拉反而很願意傾聽樂迷的感受,透過現場演出、DEMO 的表現來反覆確認聽眾對音樂的感受。「可是我們很難知道這件事,因為通常他們(樂迷)比較害羞,都要問說好不好聽?他們會說好~聽~(語速放慢)所以你也不知道這首歌到底好不好聽。那可能再做成 Demo,放到StreetVoice看看點閱高不高,再考慮是不是要收進去。」能夠走進錄音室、成為正式作品的歌曲,都得經過團員內部討論、表演時觀眾反應的層層把關。
 
同時,團內也開始有了一股良性的較勁意味,目前主要的詞曲創作由安妮和吉他手阿樊負責,任職於華研唱片的阿樊,這幾年來逐漸把工作上學習到的流行音樂養分,放進創作裡,意外燃起了安妮的創作魂。「他愈來愈強,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因為我們寫(歌)出來會一起聽,發現他變強了,我就很緊張,所以他寫出好歌,我也要趕快來寫一首。」
 
安妮朵拉重考計畫
 
網路的便利,以及資訊的開放性和流動,讓玩團的門檻愈來愈低,但是真正爆紅的仍是少數,如何穩紮穩打、持續耕耘才是樂團能否持久的關鍵。安妮朵拉也試著突破以往的窠臼,準備「重考」街頭藝人證照。「我們以前考過,可是才出去表演幾次就過期了。」她回憶樂團最早成立的時候,曾在西門町唱過一次,但是人潮稀疏,最後唱了一整天只賺了三百多塊。「就很好玩,想說唱給大家聽聽看,就是一般大眾會不會也可以接受我們的音樂。」
 
安妮朵拉走過八年的時光,對於音樂的熱情未曾被消磨殆盡,相反的,她們依舊樂於擁抱群眾,試著在另一條路上,挖掘更多的可能性。
 
img1491917385.png

文:Shock Lin                         圖片來源:Blow吹音樂


『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


會員留言討論

 


一共有0則留言
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