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 《愛爾蘭人》之後,再無黑社會電影。
會員登入
|
OR

《愛爾蘭人》之後,再無黑社會電影。
0
12

By BIO-MAN

2019年12月22日 (二)

本文原始全文已發表於幕迷影評動映地帶以及大師鏈FB粉專首發
評分:10/10
猛人:全體人員
 
從筆者我的角度來看《愛爾蘭人》,這是一部屬於黑手黨電影浪漫情懷的終章。相同於《教父2》將故事格局拉拔到古巴危機的背景之下,美國黑手黨在古巴商業利益衝突的政治涉入;甚至是針對甘迺迪家族基於背叛而導致的報復性謀殺,乃至於提及賭城建立在黑手黨以觀光賭博之名行洗錢之時的操盤(還涉及到工會基金掏空的利益介入)。
 
在這些歷史事件醜聞的鋪陳裡,對比於90年代中後期黑手黨題材作品將故事發展為冒險家樂園的娛樂通俗,史柯西斯更多成分是靠攏了塞吉歐李昂尼的『往事三部曲』,將一切的恩怨情仇都化為時代潮流之中的渺小之物。而這樣的心境,其實早在《紐約黑幫》就已經開始萌芽這般創作思維了。
 
當然,儘管如此,作為一部黑社會題材作品該有的謀殺與幫派衝突,史柯西斯也沒少給觀眾(汽車炸彈那段戲讓人懷疑會不會有第三炸的緊張感),甚至一如筆者前面所言,史柯西斯的黑色幽默也充斥其中(河中的棄槍,如果打撈起來可以給好幾個部隊使用)。

史柯西斯在《賭國風雲》萌芽的『黑道本質』,這一層戳破《教父》所賦予的綠林好漢浪漫形象,到了《愛爾蘭人》則更鮮明地直指史柯西斯靠攏《美國往事》的意圖與感慨。在最後結尾,已經沒有需要他保護秘密卻又眾叛親離的法蘭克,只給筆者看到一個風光不再卻又得不到救贖的孤獨身影。
 
一扇半開的門,觀眾最終看到的是法蘭克,還是不會有人注意到的落寞身影?只是這門縫裡的老人,永遠都不會是祈求麵條報復,卻只能選擇自殺的麥克斯;抑或是在鴉片煙館裡露出曖昧笑容的麵條。因為一如護士不認識吉米霍法一般,法蘭克也只是時代剪影下的一個曾經風光過沙子罷了。
 
而筆者我只知道,《愛爾蘭人》之後,再無黑社會電影。

『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


會員留言討論

 


一共有0則留言
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

目前無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