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 【循聲入座.音樂專訪】世道艱辛,卻仍堅持做出純粹的音樂職人-專訪林禾
會員登入
|
OR

名人焦點 【循聲入座.音樂專訪】世道艱辛,卻仍堅持做出純粹的音樂職人-專訪林禾
0
114

By 循聲入座

2023年3月4日 (一)

一塊樸石,從發掘到綻放光芒要經歷些什麼?打磨、拋光、上蠟,簡單六字卻蘊藏了深厚不易的工法,於是我們常以玉石做為砥礪人經過考驗,最終熠熠發光的樣子。了解了這位創作者過去的故事及經歷後,發現他正像是準備綻放光采的玉石,在樂壇深耕近十年,終於要迎來他走向台前的機會。他是林禾,是位堅持做出「純粹」音樂、自我要求高,卻又平易近人的音樂創作者。

本篇將透過個人背景和學習音樂契機、音樂風格與創作,以及背後堅強的朋友和公司介紹三部分來談談他的故事,當然,也相當推薦配著他發行的第一張專輯一起聆聽,感受他在音樂上帶給人最真摯純粹的溫暖。

那些打磨自己的時光,沒有些火光可能不會那麼堅強-背景和學習音樂的契機

林禾,出生在台中東勢,和大多數人一樣都有過相當稚氣的時期,只要有哪些東西能立即受到別人的關注就會去做。而在走向音樂道路的過程確實也經歷過幾道打在他身上的光,讓他決心持續在樂壇上耕耘。
 

音樂路上的第一道光:成發換來全校歡聲如雷

國中二年級時接觸到吉他,他說:「其實是因為有老師的鼓勵,而且也比較好把妹的關係才持續練下去的。」看似毫無浪漫的緣由,卻是他過去學習音樂的動力,而最讓他意識到自己似乎找到做音樂決心的時刻,是在高中最後一次吉他社成發,他回憶道:「高二期末時,學生們都會被關在大禮堂看著各系進行成發,輪到吉他社表演後,最印象深刻的是有段節目是我在台上彈一首Jason Mraz的〈I'm Yours〉,記得當時彈完在台上獲得了全校如雷的掌聲,就因為這樣的鼓勵,讓我決定想要做音樂。」
 

音樂路上的第二道光:來自南部的樂團,勇闖音樂比賽總決賽

大學前往屏東求學的林禾,也在學校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組了「桑卡普雷」樂團,其原意竟為「音效卡播放」英文直翻,可見他們的稚氣與無俚頭。在看見他們參加公視於2013年錄製的《音樂創世紀》比賽時,一路從默默無名慢慢走上冠軍賽,每一次上節目比賽皆是他們團員五人輪流從屏東開到台北的過程,其中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他們改編了陳綺貞〈旅行的意義〉、自創曲〈所以放手〉以及最能代表五人認真玩樂團、做音樂的歌曲〈一個人狂歡〉,如今收入在林禾第一張創作專輯中,那意義非同小可。另外也必須說,聆聽林禾在桑卡普雷樂團擔任主唱時期的作品,他的聲線就已經相當超群,而與團員共同創作的音樂,就算僅是Demo也完全不輸現今在市面上的流行歌曲。(延伸閱讀收錄音樂創世紀片段)
最後,縱然當屆被我們也熟知的糜先生樂團拿走了冠軍,但林禾卻也受到音樂傳媒行銷公司的關注,邀請從製作助理開始邊做邊完成音樂,踏上正式入行的道路。
 

音樂路上的第三道光:〈死屁孩〉一曲在PTT上爆紅,開始在網路上分享自己的作品

林禾的創作力驚人且力求作品要抓耳,踏入音樂產業圈後幾年,又因為一首〈死屁孩〉在PTT上爆紅,使他開始以自己的身分在網路上分享他的創作及生活。但對自己要求相當高的他,有時會隱藏過去放上平台的作品,他笑說:「其實就是有一種感覺,放上去的時候會覺得自己很厲害,但過了幾個月回去聽,又會覺得怎麼那麼爛!」所以他的前期作品目前在社群平台上鮮有所見。如此令他害羞想下架的,還有自己過去用過的兩個名字,翻閱過去作品,會發現用過的創作者名字有「木井禾」和「禾斗」,縱使害羞,他還是樂於分享:「木井禾其實是因為發了〈死屁孩〉這首歌,所以想走一種藝術家的感覺。禾斗這個名字則是掛在我賣的第一首韋禮安的歌,那時後的取名緣由就只是這個人叫『科科』很好笑而已。對現在的我來說真的有些不堪回首,很想把名字改回來。」其實,每個階段的自己都有那時候最想表現出來的樣貌,現在回首,縱然與現在相比瑕疵居多,卻代表著自己過去的努力已成為現在更好的自己。

隨者訪談,了解了林禾的經歷,過去的他和普通人一樣,受到鼓勵而努力證明,並驗證自己確實也喜歡音樂。在樂壇上的努力,如同他在〈普通人的歌〉中寫道:「碰了幾次牆 習慣了失望 反反覆覆走了幾趟」只是堅持讓他變得不太一樣。而這首〈普通人的歌〉也是林禾想推薦給初次聽他作品的人,一首平易近人卻能感同身受的歌曲。

純粹是他的本質,拋光後更加透明-關於音樂的風格、創作

純粹、抓耳、多語言、真實樂器,待擁有這些特質後,再發展更多

聆聽桑卡普雷的音樂時,會發現他一直帶著那純粹的聲音前行著,具體一點的形容,我想就如同當時評審們給予的評價:「質樸,卻勇於嘗試各種可能。」而他則回應道:「如果單看第一張專輯你會覺得裡面的東西比較大的成分是抒情民謠,但是其實我自己的Demo庫裡會有很多風格的曲子,所以要問我如何定義自己的作品,會覺得就是『純粹』這兩字,包括自己的詞、曲、編曲,大部分都是用真實樂器去做,而我願意把這個『純粹』去套用在任何曲風上。」

於是我們再討論抓耳和多語言風格出現的原因,他繼續說:「其實過去到現在我所聽到的音樂和做過的音樂都會是在以流行音樂為基底的情況下學習的,所以對我來說流行音樂有的標準編排、段落都深深地刻在我心底,因此,我會堅持自己的音樂一定要抓耳,這對我來說是做音樂的基本條件。」而他的創作中會穿插台客語等多語言風格,則與家庭背景有關,他說:「我住的台中東勢鎮是我媽的家,範圍屬客家庄,而我爸則是在山上的新社人,那裡比較多閩南人,所以小時候常被這兩種語言耳濡目染。」因此像是〈普通人的歌〉較多客語唱法,〈吳志剛〉則連歌名都用上了台語,對林禾來說這是他的根,也反映他純粹的一面。
 

作品曾被羅時豐、韋禮安、品冠等知名歌手收錄,他的創作一直備受期待

入行之後的林禾,一直身處幕後累積創作能量,而他用心打磨的作品也常受到青睞,成為知名歌手的單歌詞曲作者,如:羅時豐同名專輯主打〈是不是老了〉、韋禮安〈身旁〉、品冠〈My Love〉、許魏洲〈一半〉等,他分享道:「雖然自己先創作出來再被收歌的比例較多,但還是有少數替別人量身創作的作品,在我看來,幫別人創作必須要先瞭解對方的需求、背景、聲線、音域等,要做的功課非常多,還記得幫羅時豐做〈是不是老了〉這首歌時,他當面給了我一個需求,那就是要做一首『幽默、風趣又有格調的歌』。在資訊有限的情況下,我反而換位思考到爸媽和羅時豐年紀應該差不多,於是就以爸媽可能所想的內容再去創作。」被問及筆者過去因偶像劇《墜愛》聽過的〈夠不著的你〉創作緣由,林禾也大方回覆:「這首歌其實是我寫好了很久才突然被劇組挑走,也沒想到最後會讓安心亞來唱這首歌。」每首歌都有它獨特的誕生及落角處,而林禾的作品面貌多樣,自然也隨之進到了不同音樂人的作品裡面。

這麼多樣的風格作品都能夠駕馭,筆者便詢問林禾是否有對自己來說不太擅長或做起來相當困難的曲種?他則笑著回應:「其實對我來說最困難的不會發生在做流行歌,因為過去所熟悉的編曲格式或安排都已成為一種直覺,對我來說最困難的反而是做廣告歌,因為要在短短15秒內馬上抓到別人的耳朵真的比較難。」然而最後還是交出了聽來相當驚喜的作品,可見仍是被他好好地克服了。
 

十年磨一劍,第一張專輯紀錄了自己從入行到現在的種種人生縮影

為別人創作歌曲是累積經驗,為自己發行專輯是實現成果,這是他入行以前就想做的事情,卻足足花了十年的時間才告訴自己「準備好了」。他說:「我覺得這樣講不誇張,這張專輯真正的製作期雖然只有一年多,但卻像是寫了十年,從我19歲到28歲的歌都有收,幾乎涵蓋了我整個做音樂的歷程。」
 
還記得林禾在採訪時很篤定地說著「純粹」是他一貫的音樂風格,流行音樂也為他塑造了很好的發揮舞台,而他確實也不負所望交出了許多好成績,未來,他將用他的音樂走向台前,用最舒服的方式把故事唱給我們聽。本段最後,放上推薦第二首能打開聽眾耳朵的歌-〈別以為我會聽最難過那種歌〉。

最後的上蠟,沒有他們,我的作品不會那麼輕易地誕生-他人及公司協助

「遇到他 (好撐音樂老闆黃冠倫)之前,對於樂器的音色表現比較沒那麼專業,但認識他之後,他會希望我更專業地看待這些事,並期待我去鑽研一些東西…」如同每一篇文學創作,看似隨興地加入一段無關緊要的內容,其背後卻蘊含深意。一塊璞玉在經過打磨、拋光後,最後的程序往往擁有畫龍點睛的效果,就像林禾在音樂創作路上遇到的知音、同伴及他的公司,他們成為他發光耀眼的關鍵,讓純粹變得引人注目。本段簡單介紹兩位對他來說相當重要的人:

第一位便是好撐音樂老闆黃冠倫,在好撐還未登記成立前,未來的老闆就常幫林禾推薦他的作品,他分享道:「正式進入好撐時,最難忘的是老闆會要求我三天要交一首歌,不僅是音樂、歌詞完成就好,而是包括整個編曲、錄音都要非常完整,所以剛進去那段時間幾乎沒日沒夜地在做。過程確實有些時候會感到絕望,但其實他(老闆)應該是聽我在剛加入時便提到很想出專輯,才這麼希望我透過大量創作來累積一些自己的作品,和增加創作的熟練度吧?」被問及除了產量上的要求,是否有其他幫助?林禾則繼續回答:「其實在創作上他比較不會來做干涉,都會尊重每個人的習慣,只要最終有達成目的都是可接受的。而他給我的幫助反而是品味上的養成,在遇到他之前,我對樂器的音色沒有特別挑剔,但他則相反,像是小鼓,你可能會聽到我的作品中一些小鼓中頻會比較多,會顯得比較有肉、有質感,都是在真正錄作品請真鼓打,然後再和調音師溝通、調整。對我來說的幫助非常大。」

至於另一位有革命情感的好友-周和,在幾首歌曲上的作詞人都有他的名字,和他幾乎同期的周和,其實也是位專注筆耕於歌詞的創作者,過去也常在痞客邦發文平台上分享關於創作的習慣與技巧。林禾說:「周和原先是透過朋友的朋友介紹來的,彼此熟了之後其實在往後的創作上只要我想不出歌詞要寫什麼時,都會丟給他完成。」看似玩笑話,其實深藏著對對方的信任,要知道林禾對待自己的創作異常認真,對於作品如何呈現都相當錙銖必較,甚至到會隱藏過去的作品,只為了呈現更好、更讓自己滿意的歌,能全權信任對方交出來的詞,除了友誼,更多的是彼此對創作理念的契合度相當高。

做為林禾人生路上的重要朋友們,他們的出現就像是為這塊璞玉做出最後一道工法的匠人,這些力量成為他前進的動力,讓他回首時也從未遲疑自己走上音樂創作這條路,如同他第一張專輯的核心歌曲〈足跡〉寫道:「停下腳步 回頭看 走過的風景 心理是篤定 從未遲疑」。在他對自己的成長有所回顧時,也同時宣告著這些回憶即將封存,未來將以更具存在感的方式出現在樂壇之中,做為本段及本篇最後,便以這首〈足跡〉作結。

結語-那些光鮮亮麗的背後,其實有著不少辛酸

創作,是情緒上的抒發,卻也同時積累著負面能量。林禾目前的生活除了陪伴家人和一隻小約克夏之外,其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創作,他坦言自己現在做快十年,偶而會和一些以前喜歡音樂但現在另謀他職的朋友聊天,就會覺得有時候把興趣當作職業會是件蠻痛苦的事情,喪失了透過興趣來紓壓,也多了很多與音樂無關的事,如同饒舌歌手熊仔在〈鬧鈴與愛歌〉中唱的內容。在這些光鮮亮麗的成績背後,多少化成了實質上的幫助?又多少成為了努力創作的動力?然而筆者看到的,是他始終堅持著初衷,從在高中吉他社成發時得來滿堂采的感動後,到之後走上《音樂創世紀》節目,並勇於表現自己同樣獲得肯定,如今回首,縱使音樂創作這條路相當艱辛,他仍義無反顧地呈現最為純粹的作品。而當那些辛酸與喝采都一併成為他的養分時,定是為他作品再上層樓的契機。

延伸閱讀與引用文章

林禾首張專輯數位聆聽:https://streetvoice.com/hank830614/songs/album/97319265/
「桑卡普雷」全創作作品:https://streetvoice.com/soundcard/songs/
《音樂創世紀》節目簡介:
http://web.niotv.com/NIO_2017_WEB/epg_content.php?content_id=26933&epg_name=%E9%9F%B3%E6%A8%82%E5%89%B5%E4%B8%96%E7%B4%80
音樂創世紀-三十三集(完整版),9:47,旅行的意義改編版:https://youtu.be/N-JeR9sZYr4
音樂創世紀-三十六集(完整版),5:30,一個人的狂歡,主題:派對:https://youtu.be/40TRCHpmV4k
林禾 LH(木井禾) - 死屁孩 Little Bastard (Demo):https://youtu.be/nvfe-IzP1P0


『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


會員留言討論

 


一共有0則留言
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