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 《阿密特2》-華語音樂又一巔峰之作
會員登入
|
OR

聊音樂 《阿密特2》-華語音樂又一巔峰之作
0
2,476

By Ted Chuh

2015年4月10日 (三)

1. 《戰之祭》
 作為《阿密特2》的開篇之作,戰之祭拉開了阿密特新作品的序幕,也為這部作品奠定了一個大致的基調:在黑暗中探討人性。《阿密特2》在講述一個噩夢,這個噩夢沒有刺骨的驚悚,但卻讓你深感驚醒之後的大汗淋漓。沉沉戰鼓悠悠,預示著大戰即將展開。無論是張惠妹還是阿密特,演唱會之於她們都是一場又一場大戰,為了凱旋,她們會在戰即之時祈禱:“無所不在的祖靈啊,請給我老鷹的羽翼,給我盤旋的冷靜,給我攻擊的力量”。阿密特是卑南族人,古老巫師的咒語與新時代語言交雜,混合戰鼓與搖滾,相交出新的聽覺感受。老鷹是銳利的化身,即使俯瞰大地,即使深處混沌,依舊能洞悉世間一切。肉體是脆弱的,內心是強大的,而歌聲是阿密特最有力的武器,所以,用力的歌唱:我活著,我為愛活著。戰之祭開啟了這個關於愛的噩夢。

img1428758522.png

2.  《怪胎秀》
《怪胎秀》作為《阿密特2》的第二波宣傳,在我看來是近幾年阿妹最精彩的主打。隨著《怪胎秀》MV的釋出,質疑之聲不斷傳來,但我覺得,MV達到了這首歌想要的效果:“嘩眾取寵”,而這也是現代社會大部分人的真實面貌,越來越多的人群靠“嘩眾取寵”獲得關注,也有越來越多的人習慣消費這樣的“嘩眾取寵”,無理抨擊的人實際上就是在嘲笑哈哈鏡裡的自己。

阿密特作品的宏大在於專輯討論了大量的社會議題,《怪胎秀》就是其中的代表。這首歌從頭至尾都在體現一個“怪”字——伴著悠揚的手風琴,一種中世紀舞會的即視感立刻浮現眼前,正當你眯眼欣賞這悠悠音樂,隨即加入了一陣搖滾,還沒等到你反應過來,劇烈已過,舞臺的紅幕拉開,主唱阿密特正對你媚笑。

如果不考慮阿密特的唱腔,這是一出耳目一新的交響樂,各類樂器夾雜新時代電子搖滾,可偏偏阿密特加入了歌劇的唱法,使得原本誇張的編曲變得更加誇張。首尾兩處的吟誦、小丑的詭笑、b段副歌結束後的女聲合唱,搭配起來讓這首歌簡直“怪”翻了天。歌詞是精神傳達最好的媒介,Hush的歌詞進一步增加了歌曲的畫面感,讓人立刻聯想到《美國恐怖故事》第四季的主題。荒誕?荒誕?如果這一切發生只在夢裡,太正常不過,就算踩到一顆被人砍下頭顱,也不足以一聲尖叫。



img1428758507.jpg

​3. 《母系社會》
在《阿密特2》完整釋出市場之前,光看歌曲名字也能感受到這是一首極具阿密特風格的音樂。阿密特出生的卑南族就是母系社會,在這個大族群裡女人的地位是絕不可能被忽視的。可走進“平地人”生活的阿密特卻看見了另外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裡女人沒有地位,“男人稱王,女人卻什麼都扛”。這首歌是專輯裡第一首帶有憤怒色彩的歌曲—來自女性的憤怒,討論的議題當然就是當今社會熱門的女權主義,加上阿密特略帶顆粒的唱腔和副歌搖滾的搭配,好像一個赤身裸體,全身傷痕累累的家庭婦女,唾沫橫飛地在向你控訴:我真的受夠了!歌曲一開始詭異的鋼琴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搭配A段慵懶的唱腔好像在向男人宣告:你在外的豐功偉業,你所謂的強大就他媽是個屁!這個世界沒有女人該怎麼辦?你想,你想!如果《彩虹》是為同志群體發聲,那《母系社會》的出現就是為了凸顯女性的重要,對於大男人主義,阿密特只有兩個詞:荒唐!無聊!

img1428754267.jpg

4. 《衝突的很》
這是一首非常“哲學”的歌,歌詞運用大量的排比來描繪了“愛”、“性”、“時間”、“毒品”、“宇宙”、“信仰”、“矛盾”......“是.....又是......"的結構,展示了同一事物的矛盾屬性,這些矛盾屬性既完整了事物,也顯示萬物缺陷。歌詞是這首歌哲學感的源泉,搭配了較為輕快的電子樂,沉重的歌詞變得無所謂般輕鬆,阿老師的製作功力可見一斑。我們每天都生活在衝突之中,當一個又一個衝突的想法浮現大腦,會疑惑,會焦慮,但正是因為共生對立,才看見了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至少我們還擁有灰色,我們還擁有“快樂”、“自由”、“選擇”和“智慧”。


5. 《放了那個作品》
這首歌在一定程度上描繪了阿密特的創作獨白,我想,同樣也會引起各行各業創作者們的共鳴。說實話,大部分創作者一開始不會為了創作而創作。他們大都是因為情緒氾濫,或者腦子裡出現了各種各樣讓自己驚訝的想法,接著他們開始尋找一種能夠宣洩膨脹情緒的方式或者能把這些奇奇怪怪想法記錄下來的工具,於是創作運營而生。純粹的創作是最具美感和欣賞價值的,讚美、目光、掌聲、鮮花會隨著優秀作品接踵而至,在各種現實的催化下,創作者的內心開始有了變化,問題出現:“他們”還會喜歡什麼樣的作品?還有什麼作品能讓我繼續留住讚美、目光、掌聲、鮮花?對於作品的糾結之旅就如此展開。如果泰然自若,寵辱不驚,就會有《阿密特2》,就會留住藝術家。

img1428758527.jpg

6. 《不睡》
有時候睡著了是一場噩夢,有時候睡不著是一場噩夢。但失眠也許能給藝術家新的方向。這是一首極具“陳珊妮”風格的歌曲,我想如果陳珊妮自己來唱也會一樣有味道。如果問我阿密特和陳珊妮有什麼共同點,我想她們都是“自由”的,都是藝術家。遊走了噩夢的六個場景,阿密特的聲音變得慵懶,她累了,身體疲憊但卻精神亢奮。夜晚的身體最脆弱,大自然賜予人類睡眠,是為了修復因為日間活動帶來的損耗。夜晚的情緒最高漲,上帝賜予人類失眠,是為了誕生因為高漲情緒產生的靈感。夜晚的idea總是令人興奮的,丟掉了理智,丟掉了束縛,完完全全展現人類作為動物的原始屬性,連“恨過的人夜半都變美”,或許是因為舊情人曾經給過我們的,一場極度享受的性愛體驗。


7. 《牙買加的檳榔》
夢有時是奇妙的,奇妙到可以夢見死去的Bob Marley. 這是一首hybrid,屬於阿密特和雷鬼之父(“雷鬼papa”)間的對話。Bob Marley是雷鬼曲風的教父級人物,他的Could you be loved, No woman no cry堪稱雷鬼界的經典,當來自牙買加的雷鬼混合台東的檳榔,加勒比海風混合電子樂混合不規則dropbeats,一種意想不到的化學反應在慢慢催化。這樣的混合物是醍醐灌頂的,我想“牙買加的檳榔掉下來打到我的頭”和牛頓被蘋果砸到一樣讓人疼得開心,疼得瘋狂。


8. 《難搞》
《難搞》,真的很難搞。“做蛋炒飯,最簡單也最困難”,同樣的,只有鋼琴單獨配樂的作品,僅僅張惠妹和阿密特才搞得出來。歌曲開頭的三下重擊琴鍵讓人心臟震了三震,這是陷入糾結之後的無力宣洩。它的旋律是憂傷的,特別的是阿密特用了沒有哭腔的抽泣詮釋,喉嚨的顆粒感像是哭過之後的告慰。這是《阿密特2》專輯裡最能引起我共鳴的一首歌,當我第一次看見歌詞,嘴便不經意上揚,其實說的就是自己。每一個藝術家都有自己的驕傲,驕傲產生了獨特的堅持,這樣的堅持會給作品留下獨一無二的烙印,因而一個真正的藝術家是不願意隨波逐流的,所以難搞,難搞。


9. 《血腥愛情故事》
夢開始變得扭曲,這是在為驚醒做準備。由於歌曲的音域跨度較大,加上後半段換氣的地方太少,因而唱這首歌像在爬坡,但最美的風景通常在山的頂端,而這首歌最振奮的部分也在於阿密特高八度的嘶吼。拿言情小說和現實作對比,會發現生活中沒有如此多的轟轟烈烈,因為轟動的不是平淡如水的過程,最痛的還是愛情逝去過後心上的千刀萬剮,當一個人回味逝去愛情,就像在讀一本已知結局悲慘的小說,因為過程有血有肉、鮮活並真實存在,因而破碎之後的感情就像割裂的血肉,血淋淋,如此殘忍。你害怕了,開始逃跑,只是在熹微之前,逃跑僅僅是夢境間的穿梭。


10. 《你想幹什麼》
來到夢的最後一關,床榻上的翻滾與掙扎開始湧現。這是《阿密特2》裡一首發洩系電氣搖滾,阿密特稱是《黑吃黑》的升級版,我想,是“你根本犯賤”應該和 "It's bullshit" 相互輝映。歌曲的情感表達非常直接,直接到有一種會被廣電毫不猶豫禁播的感覺,歌曲最後沙啞的嘶吼是點睛之筆,預示夢已經結束,好似被驚醒時刻從床榻彈起,惶恐環顧四周喘著粗氣卻發現房間空無一人。天已微微發亮,緩一口氣接著睡個回籠覺。總體來說《阿密特2》是令人羡慕的,羡慕阿密特的勇氣與名氣,有的音樂人就算想做,也會因為考慮市場的束縛而退縮。對於阿密特而言,就算暫時得不到浪潮般的好評,可總有一大群願意嘗試接受的歌迷,我想時間會證明一切,華語音樂會因為《阿密特2》的誕生新生一片氣象。

img1428754284.jpg

『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


會員留言討論

 


一共有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