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 2019年第41週 華語歌曲推薦 (10/07~10/13)
會員登入
|
OR

本週推薦歌曲2019年第41週 華語歌曲推薦 (10/07~10/13)
0
17

By PM編輯室

2019年10月25日 (五)

第41週《PlayMusic華語推薦》單元,首先介紹的是情歌天后丁噹的新歌《成癮》,表達愛情成癮的束縛感和難受,滿懷心事的旋律反映歌曲有複雜的情緒,歌曲內容有故事性和爭議性,歌意需要時間消化。再來是鄧小巧這首歌名為《香檳女狼》,如果是描寫香檳跟女郎的關係,那不難想像是活色生香的畫面,但如果換了是香檳跟女狼,相信大家都會摸不著頭腦,究竟香檳跟女狼有甚麼關係呢?就由小巧用歌聲向你剖白心裡所想。Ian跟Cousin Fung合譜出這闋《另一個諾貝爾》。鋼琴加上弦樂,將微電影中「白死神」的傻勁,幽幽的滲出。姜濤這首《亞特蘭提斯》,確切讓樂迷嚐到戀愛的滋味。副歌的鈴聲將甜蜜感覺無限放大,這位「黑死神」,打開的卻是前往烏托邦的大門。來自Yellow!野佬的第二支派台作品,這幫銳意一洗「咸味」的「麻甩佬」,延續本年度「動漫系」的創作方針,繼渣古之後,這一回就翻開高橋留美子的《相聚一刻》。

1. 成癮


有些人因為戀愛而失去自我性格,覺得他是你的全部,失去對方等如失去自己,你在不知不覺間思想對方的一切,總是猜想他現在做甚麼,跟甚麼人在一起,這樣,無論對自己還是伴侶都構成無形的壓力,令大家透不過氣。當愛變成癮,究竟是病態還是心態?

情歌天后丁噹的新歌《成癮》表達愛情成癮的束縛感和難受,滿懷心事的旋律反映歌曲有複雜的情緒,歌曲內容有故事性和爭議性,歌意需要時間消化。雖然愛情沒有分對錯、比重、性別、年紀等等,但我們還是很在意別人的眼光和說話,要隱藏一段關係會愛得很痛苦,願意接受有壓力的愛情需要無比的勇氣。丁噹的歌聲鏗鏘悅耳,穿透內心的掙扎,唱出深愛一個人像中了愛情毒,甜中帶苦,是戒不掉的,愛情毒癮會越來越深,或許自我沉溺下去,才能夠不受干擾,將赤裸裸的內心感受和愛意完全釋放出來。

(文:Creamypolly)

2. 香檳女狼


鄧小巧這首歌名為《香檳女狼》,如果是描寫香檳跟女郎的關係,那不難想像是活色生香的畫面,但如果換了是香檳跟女狼,相信大家都會摸不著頭腦,究竟香檳跟女狼有甚麼關係呢?就由小巧用歌聲向你剖白心裡所想。

《香檳女狼》是一首很有個性的歌曲,旋律淒美,孤獨感重,反映我們在職場上不歸邊、不討好別人,純粹做好自己的心態,在群體中被杯葛,有時會覺得很孤單。《香檳女狼》雖然旋律很灰,但歌詞卻帶出傲氣,填詞人黃偉文對小巧可謂情有獨鍾,十分清楚小巧的聲線優點,令她發揮得淋灕盡致,唱得非常好聽和感動。冷的音樂,暖的歌詞,小巧演繹出高冷性格和自信心「天生孤高如狼,孤軍都可淒美地過」「死守的一日未破,乾一杯祝我獨行如初」。歌曲表達無論在職場上還是在戀愛上都可以享受一個人的快樂,即使遇到不愉快事情,也不用別人來安慰「整樽香檳拿來,狠狠飲光先至像我」,完全體現出離群後的女狼本色,處事獨立和瀟脫,凡事拿得起,放得低。

(文:Creamypolly)

3. 另一個諾貝爾




如果諾貝爾獎有「好人」這個項目,也許Ian陳卓賢,就是頂頭大熱門。在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明知自己定必招至滿身傷痕,但他,仍然一頭栽進去。

首次參與旋律創作部分,Ian跟Cousin Fung合譜出這闋《另一個諾貝爾》。鋼琴加上弦樂,將微電影中「白死神」的傻勁,幽幽的滲出。Pre-chorus前不斷重複的歌詞,在被樂迷質疑的同時,卻表達著Ian這位年輕「白死神」的焦慮不安,還有膽怯。

頒獎禮上,他的名字響徹全場;可是,這位「白死神」,永遠也無法親身領獎。然而,電影感重的outro,彷彿在暗示我們,混凝土之下,一朵朵鮮花正在萌芽。

(文:閱評流)

4. 亞特蘭提斯




鏡頭一轉,由白到黑,同一個故事,兩個不同結局,兩種不同感覺。

姜濤這支《亞特蘭提斯》,確切讓樂迷嚐到戀愛的滋味。副歌的鈴聲將甜蜜感覺無限放大,這位「黑死神」,打開的卻是前往烏托邦的大門。

溫瀚文的旋律,努力地營造夢幻的氣氛,讓樂迷身體漸漸失重。要是說旋律構建出童話世界,陳詠謙筆下的歌詞,就是打開這道通往亞特蘭提斯大門的鑰匙,讓二十出頭的姜濤,青澀地吐出對愛情的憧憬。

(文:閱評流)

5. 相聚一刻




來自Yellow!野佬的第二支派台作品,這幫銳意一洗「咸味」的「麻甩佬」,延續本年度「動漫系」的創作方針,繼渣古之後,這一回就翻開高橋留美子的《相聚一刻》。

除了由「阿叔」作曲之外,Yellow這次便將其餘創作部分外判,鄭敏不負所托,擲下細膩的文字,打開「一刻館」的大門。可是,從黃艾綸和翁瑋盈的編曲,我們已經聽出這故事,是會以悲劇收場。

滄桑的嗓子,是小胡的另一殺著,淡淡的滲出苦澀,比嚎啕大哭更痛,不言悲卻極悲。可能是麻甩佬吧,再劇烈的痛楚,只需一根香煙就能鎮著。

(文:閱評流)



『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授權刊登於Play Music音樂社群網站』


會員留言討論
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

目前無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