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 大陸流行音樂圈的「時尚經」
會員登入
|
OR

聊音樂 大陸流行音樂圈的「時尚經」
0
257

By 酋長

2023年10月10日 (四)

前段時間,新晉影後張子楓登上大陸版《VOGUE》十月號封面,因其過於年輕與資歷相對尚淺,而引發大陸網友的熱議,此舉也令大陸版主編 Margaret Zhang 捲入爭議,各方褒貶不一。但不可忽視的是,Margaret Zhang 強推張子楓空降《VOGUE》封面打破了大陸時尚雜誌界的既定規則,一己之力改變著整個大陸藝人時尚等級劃分的新格局。相較之下,大陸流行音樂圈的歌手們則顯得有些落寞與沒落。

1892年創刊的美國雜誌《VOGUE》一直被奉為全球時尚界的「時尚聖典」,而大陸版的《VOGUE》於2005年9月合作創刊後成功運作了近20年登頂大陸時尚媒體行業。與大陸其他時尚刊物「不限量」的人選與封面數量相比,大陸版《VOGUE》依靠母版在全球業內的威望以及堅守「一月一刊一封」的門檻,因此每一期封面的含金量最高,一舉一動備受相關領域群體的關注。

「時尚雜誌封面」是關聯領域頭部藝人的必爭之地,因為它在現行的娛樂圈規則體系中能夠體現藝人在「精英與中產階層中的認可度與商業價值」。從本質來看,所有時尚雜誌的背後都繞不開「國際奢侈品集團」,因為它是國際奢侈品集團在商業策略上製定打造的全球化生態法則,是一種時尚文化軟實力的傳播營銷打法。

從內容來看,「時尚雜誌」是以國際奢侈品牌為主,融合視覺包裝的商業廣告集。雜誌封面作為最重要的廣告位,需要透過招商吸引品牌主買單。藝人與商業品牌形成關聯的背後也各有盤算,商業品牌需要藉助藝人的影響力深化在受眾群體中的認知度與美譽度,彰顯品牌在當地的檔次與促進當地受眾的購買力。對藝人而言,如何在本土激烈的同儕競爭中體現差異化?其中一項就是與國際奢侈品牌形成深度關聯,在品牌奢侈感的陪襯下顯得“壓同行一頭,高同行多等”,體現一種演藝戰略思路。

回溯西方世界的時尚發展史,「時裝」曾被賦予權力的象徵,曾是歐洲統治階級捍衛地位的重要載體,以此炫耀權力的優越感。 近代隨著政治階層的退出,商界與娛樂界迅速補位,延續這種區分三六九等的名利場做派,而各地的精英與中產階層大多也喜歡透過時裝等時尚事物來區分檔次,體現自身價值。

凡事涉及「商業」這兩個字,都有一定的公關操作空間。究其商業本質目的,國際奢侈品牌是為了透過包裝賣貨賺錢,而現實中的需求是多方的:品牌要賣貨,明星要高級,品牌PR要回扣,雜誌要賣封多頭收割,各取所需。因此,無論在哪一環節公關介入都算各憑本事。定價高位的「國際奢侈品牌」,首要受眾目標自然是各地的精英與中產階層群體,能被國際奢侈品牌看中的明星,至少存在以下一點或多點身份標籤:行業符號性很強的代表人物,超強變現能力的流量藝人,貼合流行新趨勢的典型人物,權威獎項的獲得者,背後有強大的商業推手等。

流行歌手們在時尚界的相對落寞與沒落,源於大陸精英與中產階層對本土純歌手的星光、獎項、作品、形象,綜合認可度相對不高,這導致他們在國際奢侈品牌廠商眼中缺失商業價值,商業價值的缺失就是許多事物的原罪。當然,主觀的不想商業化跟客觀上的沒有商業價值,本質上是兩回事。所以,大陸純歌手只有多棲發展,例如身兼影視演員身份躥升到頭部藝人或流量藝人陣營才能獲得一些機會。大陸男歌手方面,雖然吳亦凡因違法事件已經隕落多年,但他在大陸時尚界的歷史地位不容置疑,其他幾位頭部韓團出道轉戰內娛多棲發展的男星也都有不錯時尚表現;以易烊千璽為代表的大陸男團成員獨立後的發展強勢,人氣實力兼備;華晨宇算是罕見在時尚界有所發展的大陸選秀男歌手。

大陸女歌手方面,大陸女團出身的劉雨昕在獨立後的發展也不容小覷,幾本一線雜誌不斷突破;新生代獨立音樂人劉柏辛不容小覷,成功登上大陸VOGUE前哨刊《VOGUE+》的封面;老牌歌手那英也不定期跟幾本一線雜誌有所互動;其她選秀出身女歌手張靚穎、周筆暢、尚雯婕目前停留在大陸二線雜誌水平。香港女歌手方面,王菲是女歌手的時尚天花板;鄧紫棋、鄭秀文已經攻克幾本大陸一線雜誌封面。香港男歌手方面,謝霆鋒、黎明、郭富城、陳奕迅也曾多次登上大陸一線雜誌封面。

坦白講,台灣藝人在台灣市場獲得認可不是最難,因為人脈社交關係的經營與影響力的範圍都集中在台灣,所以能夠獲得大陸市場認可除了商業推手外,一定是在業務等各種層面都是具有強大實力並獲得公認的人物,這方面大陸藝人在其它市場也是同理。台灣歌手中能夠與大陸藝人在大陸時尚界正面抗衡的,只有周傑倫。近幾年,蔡依林強勢加入戰局,她自從2018年9月官宣成為LVMH集團旗下「BVLGARI寶格麗大中華區品牌代言人」後,便在品牌的加持下前後解鎖了大陸版《Harper's Bazaar》《Marie Claire》,在近幾年實現了大陸時尚資源的上升。

如果沒有人脈的維繫與運作,也沒有巨大流量的加持,則只能從作品和獎項上另闢蹊徑。嚴峻的是,影視演員獲得大陸影視「三金」獎項與國際獎項,可以加持他們的地位得到提升。但大陸的音樂獎項的權威性和社會認可度低下,因此依靠大陸音樂頒獎禮的認可,而獲得社會資源的加成幾乎沒有。如果靠拿獎獲得資源,只能衝擊國際上的葛萊美音樂獎與告示牌音樂獎,走為華人開創歷史這條艱辛的道路,就如同楊紫瓊獲得「奧斯卡」成為全球級的影后一樣。

當然,紙本媒體的發展與影響力本身也處於歷史的轉捩點之中,加上時尚媒體背後的「西方品牌勢力」近年來面臨著「中國品牌」不斷崛起的挑戰與壓制,或許藝人靠捆綁西方品牌登封來彰顯「高人一等」的邏輯,在Z世代的脈絡下面臨被覆滅的風險。 也或許,大陸娛樂圈再經過幾年的重塑與整頓,又變出新的玩法,誰知道呢。但有一點,「時尚」的概念雖是舶來品,但中國的服飾伴隨著歷朝歷代不斷發展與變遷,有萬千的流行風尚與美,只是缺失承載這些發展史的「符號」,即缺少老字號的「服飾品牌」與標誌性的服裝設計師。因此在中高檔奢侈品牌的打造上,依然無法在短時間填補「國際奢侈品牌」的市場,未來相當一段時間之中,國際奢侈品集團依然在中國有著巨大的商業支配力。(文/酋長)
 

⬇圖:台灣音樂人登上大陸版《君子》封面⬇

img1696943252.jpg

⬇圖:台灣藝人登上大陸版《瀟灑》封面⬇

img1696943639.jpg


⬇圖:台灣音樂人登上大陸版《VOGUE》封面⬇

img1696942932.jpg

⬇圖:台灣音樂人登上大陸版《哈潑時尚》封面⬇

img1696943028.jpg

⬇圖:台灣音樂人登上大陸版《ELLE》封面⬇

img1696943141.jpg

⬇圖:台灣音樂人登上大陸版《柯夢波丹》封面⬇

img1696943744.jpg

⬇圖:台灣音樂人登上大陸版《美麗佳人》封面⬇

img1696943417.jpg

⬇圖:台灣音樂人登上大陸版《費加洛夫人》封面⬇

img1696943343.jpg

⬇圖:台灣音樂人登上大陸版《巴黎時裝》封面⬇

img1696943523.jpg


『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


會員留言討論

 


一共有0則留言
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